我坐在车上的时候
外面下起了雨
是那种哭哭啼啼的雨
没什么力气
像一个女人呜咽着嗓子
于是环境立刻变得软绵绵起来
包括天上的那一朵朵的云
也变得软绵绵起来

我坐在车上
雨点就那样飘到我的脸上
望去外面一片灰色 那种雾蒙蒙的灰
好像有人在玻璃上破了一盆子脏水
但随后不一会却又干净了 只是一半干净 一半脏了
天气就这样来回变化 一切仿佛被割裂成了两截
彼此一直在作对

我要求停车
走到车外面 置身在这样一团奇异的雨下面
突然觉得前方有某种神秘等着我
我的毛孔泛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可立刻又变得有些难过
这片灰色的而作对的天气 割裂了我的喜怒

我抬头望去
天上的云照耀着大地 一切变得圣洁起来 似乎有光明马上要照耀下来
我于是睁开眼睛
做出一副渴望被太阳刺瞎双眼的姿态
只是我的这种牺牲最终显得如此可笑
太阳从云后面看了看我 偷笑而去

车继续在公路上行驶
家就在不远处
无需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