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天堂之地

在我的眼中毛里求斯是一块很特殊的非洲之地,与去之前对传统非洲的想象不一样,它的土地上鲜有奔放的图腾,部落的艺术,更多的是印度文化的非洲沿袭,这里大部分的人民属于印巴后裔,印度教是这里人们普遍信仰宗教,在潮热的毛里求斯品尝到的最多口感也是凝聚了印度和东南亚菜系的辛辣与甜酸。但这里同样保留了非洲的大气与热情,首都路易港干净明亮,倒有些许欧洲小城市的派头,街头的人们会热情的对外国人打招呼,面对相机镜头他们很喜欢配合并且展露出微笑。毛里求斯有着漫长的殖民历史,也或许正因此,在面对外来的探求时,人们更愿意展露出积极包容的心态。

英国与法国的文化渗透到这个非洲小国,甘蔗丛林里交织出的是毛里求斯探求独立的自强不息,与远在中东的迪拜不一样,毛里求斯是真正的一处自然的国度,传说,上帝垂爱这里,因此按照毛里求斯的地貌建造了天堂。游客们蜂拥到这个非洲岛国,为了是在人间目睹天堂的模样,而迪拜,则是一处与之相反,渴望对峙天堂的人间乐土。

一切都是人造的,但这并不妨碍迪拜在沙漠中建立属于自己的天堂美景。伴随着妖娆的阿拉伯音乐,迪拜购物中心(DUBAI MALL)用150米高的音乐喷泉喷发出的是一派豪气与愿景,天堂或许让人憧憬,但人间同样让人敬仰,夸张的建筑群、高贵的皇宫、奢华的旅游体验,甚至迪拜人将堪称王者的鲨鱼都圈养在人造的鱼缸中供人们尽情观赏……应有尽有的一切在这片资本与宗教的土地上交融成为了可能。

天堂或许应该是两幅模样——毛里求斯展现了自然之美,而迪拜则展现了人性之伟,这两种看似完全相反,实则都在追求极致美的景象时刻提醒着游客,保持着一种必要的敬畏,是窥探我们自身和未知的一切应有的态度。

这本画册里记录了我的观看,以及对天堂两种可能性的趣味猜想。

袁洁

2015年2月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