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底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希腊,带着一个旅游者的新鲜感多于一个摄影师的职业诉求,踏上了这个圣明久远的地中海国家。

我发现与正在崛起的中国相比,它反倒“落后”地像个村子——小小的飞机场、实用主义为准的码头、简单的旅店、没有随处可见的奢侈品店和一幢幢体现现代感的夸张建筑。希腊所展现给我的是窄而陡峭的小坡路上到处都是经济型的小轿车,时髦的圣托里尼岛上却总能看见一群群毛驴在街上悠闲地行走,路边随便一个小小的东正教堂都经历过几百年的沧桑,甚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描述卫城,可能大部分人会颇感失望,当年的伟大需要理性的提醒,我坐在卫城千年的台阶上感受到同是文明古国的希腊为何与中国差别这么大?

不过,希腊没有我们的雾霾,没有广场的噪音,没有河水的污染,站在任何地方你可以为之放心的呼气,沉思,甚至微笑。爱琴海的海风处处保留下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当然,也保留住了摄影的美。

这组照片更像是一本摄影爱好者的影像日记,它涵盖着一个游客的猎奇,但同样也拥有着我对这个国家短暂体感的思考,我本想把它拍的很美,像一首诗,但却发现照片总是留有遗憾:瞬间总有些武断,构图很难框选出希腊悠长历史的厚重感和这个国家此刻正面临经济窘境的现实尴尬,而黑白的色调也很难表达出这个以蓝色和白色为主色调的国度那份天真与单纯……这些照片,只是一些表象而已,我深刻地明白。或许,对于一个正面临历史与现代交融的古国而言,摄影师个人的微小努力定会充满无能为力的诸多遗憾吧。

袁洁

2014年4月 北京

PS:此组照片方形为Iphoto5s拍摄,长幅为sonya7拍摄